• 周四. 9月 29th, 2022

猪猪爱学习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俄乌冲突,这个国家成为新的不确定因素

陌上花开

6月 5, 2022
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一直进行穿梭外交的土耳其曾一度让双方接近达成和平协议。而自芬兰和瑞典申请加入北约以共同应对俄罗斯后,土耳其成为反对两国“入约”的“急先锋”,不仅提出相关条件,态度也极其强硬。
土耳其,为何成为了俄乌局势的新变量?
反对芬兰瑞典“入约”

土耳其提两大条件

瑞典和芬兰已正式提交加入北约的申请。但随后,土耳其表示反对,理由是两国反对土耳其打击库尔德激进组织的立场,如活跃在土耳其和该地区的库尔德工人党(PKK)。
图片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展示瑞典和芬兰申请加入北约的文件。
当地时间5月31日,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表示,芬兰和瑞典应在必要时修改法律以满足土耳其的要求,从而赢得该国对其加入北约的支持。
核心要求很明确:
——停止对库尔德工人党、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以及“居伦运动”的支持。
——解除对土耳其的武器禁运和相关制裁。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前两天更是放出狠话:“只要塔伊普·埃尔多安还是土耳其共和国的国家元首,就绝对不能对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加入北约说‘yes’。”
多年来,库尔德工人党一直在寻求建立“独立国家”。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赵俊杰对中新网表示,对土耳其而言,这相当于要失去一部分土地和人口,是无法让步的原则问题。“而瑞典和芬兰恰恰公开支持库尔德武装,土耳其对此无法不闻不问,必须借助这个机会把利益表达出来。”
对于土耳其外长的表态,赵俊杰认为,修改法律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是件复杂的事。土耳其在提出原则性的要求后,又放出这一信号,从技术上为瑞典和芬兰制造了难题。通过利用北约机制,土耳其及时地强调了自身安全利益。
布鲁塞尔卡内基欧洲中心的前土耳其外交官、访问学者希南•乌尔根则认为,“多年来,土耳其方面提出了许多要求,但这些要求仍未得到解决,现在土耳其认为,既然瑞典有兴趣加入北约,它就能够对瑞典施加条件。”
“穿梭外交”提升影响力

土耳其借地缘优势发挥作用

尽管土耳其重视自身在北约中的成员国地位,但它却将自己打造为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公正调解方,并最终促成了3月末的俄乌谈判。正是在这次谈判中,冲突中的俄罗斯和乌克兰一度接近达成和平协议。
图片
2022年3月29日,俄罗斯和乌克兰谈判代表团在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举行面对面谈判。图为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谈判开始前向双方致欢迎词。
此外,土耳其还在更多的场合展现其外交手段,包括向乌克兰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执行《蒙特勒公约》对军舰关闭达达尼尔海峡和博斯普鲁斯海峡,与多国元首就乌克兰局势频繁会晤,谴责俄罗斯的军事行动但又主动避免参与到西方的对俄制裁中。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评论称,西方由于担心这场冲突蔓延至欧洲,对土耳其发挥的调解人作用表现出赞赏和感激。土耳其已从中受益,提升了自身的存在感,并将自己打造成一个“致力于保护世界免受第三次世界大战威胁的国家”。
赵俊杰指出,俄乌冲突爆发,尤其是战事不断升级以后,土耳其并非扮演煽风点火的角色,反而试图发挥自己的纽带作用,在俄罗斯和欧美之间寻找利益的平衡点,实际上是在进行“穿梭外交”,体现自身的影响力和存在感,并且成功地与德国、法国、以色列一道,成为俄乌冲突以来穿梭外交的主导。
“土耳其能在俄乌局势中发挥作用,也与自身实力和地缘优势密不可分。”赵俊杰分析称,土耳其地处欧亚大陆交界,掌管着黑海海峡的“钥匙”,同时,它拥有北约中除美国外最大的军事力量,是北约中实实在在的“大块头”。
“土耳其有很多筹码,在北约的分量决定了他的利益诉求不可能不引起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的关注。”赵俊杰强调。
呼吁北约改革

土耳其成大国博弈新变量

俄乌冲突持续至今,和平谈判陷入僵局,北约扩容之心昭然若揭,土耳其是否将一直反对芬兰瑞典加入北约?它的下一步行动将是什么?
图片
资料图: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英国广播公司(BBC)援引分析人士的观点认为,埃尔多安愿意谈判并最终同意扩大北约联盟。
分析指出,埃尔多安的立场实际上是一个表示不满的信号,在这个问题上有“回旋余地”。在6月底北约峰会之前,可以预见土耳其、北约、瑞典和芬兰之间会进行积极的外交磋商。但如果在6月30日之前没有解决方案,那么这会在本质上成为一场危机。“这不仅是瑞典和芬兰的危机,更重要的是土耳其和北约之间的危机。”
“俄乌冲突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问题,持续越久,就将出现越多的不确定因素,可能对国际秩序造成的冲击力也就越大。”赵俊杰认为,埃尔多安是一位“经验老道”的政治家,土耳其作为地区大国,也有其抱负和野心,因此必将抓住机遇,提高自身国际地位。
埃尔多安强调,土耳其是北约不可或缺的成员国,曾为北约做出很多贡献,不应该质疑二者的关系。土耳其强调北约的重要性,但同时,北约也必须实施改革以应对新的安全威胁。
世界正面临着不同于往日的挑战、风险与威胁,而这种发展最重要的基础之一,就是在为国家建立国际地位的过程中,善于利用其各种力量的来源。土耳其无疑正在成为这场大国博弈间,一个新的更加不确定的变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