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9月 29th, 2022

猪猪爱学习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聚焦访谈|俄乌冲突最新局势全面分析!

陌上花开

4月 26, 2022

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已经过去两个月了,被认为是冷战后欧洲地缘政治中最严重的事件。目前,俄军从顿巴斯方向和乌克兰南部的马里乌波尔发起了合围,还准备打通连接克里米亚陆地通道,这意味着乌克兰将失去绝大部分临海港口,沦为一个“内陆国”。局势发展的天平逐步向俄罗斯倾斜,乌克兰还有机会反败为胜吗?

一、乌方开出最新谈判条件,但俄方却并未停止攻势

据中新网报道,负责俄乌谈判的乌方代表团提出了三个和解条件:其一,宣布在乌克兰马里乌波尔停火;其二,为平民提供人道主义撤离通道;其三,展开新一轮俄乌谈判。不仅如此,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还给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打去了电话,声称有必要在马里乌波尔和亚速钢铁厂立即实施平民疏散。

然而我们发现,就在乌方代表抛出上述三大条件之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仍在源源不断地向乌克兰输送各类武器。4月24日,至少有6架美国空军大型运输机抵达波兰。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国防部长奥斯汀还到访基辅,同泽连斯基展开会谈。结果很显然,乌克兰嘴上喊着的停火谈判,实则更像是缓兵之计,只是为了争取得到美国等国更多的支持。

美政府如今的目的并不难猜,即借助俄乌冲突将俄罗斯拖入长久的战争泥潭,使其不断失血,进而彻底搞垮“战斗民族”。为了达成这个目的,美国自然会不惜血本地支持乌克兰。而乌方则希望获得美国持续不断的援助,以展示其对俄罗斯的“坚强抵抗”,并以此为筹码最终加入欧盟或北约。从这个角度来说,乌克兰的一帮执政精英们考虑的始终是自身利益,而非乌克兰这个国家的和平稳定。

那么,在乌方抛出上述谈判条件后,俄罗斯会作出回应吗?目前看来,俄军仍在持续推进既定行动,俄官方也没有任何回应。想来也是,前几次的谈判已经让“战斗民族”认识到了乌克兰政府缺乏诚意,后者屡屡在已经商定好的条款上“反复横跳”,明显不是来谈判的,更像是在有意拖延时间。既然如此,俄方还有何必要继续配乌方“玩”下去呢?

对俄罗斯来说,只有坚决且快速地完成既定目标,取得军事上的胜利,才能打破西方围堵,迫使乌克兰在谈判桌上老老实实地拿出足够的诚意。这一次,无论泽连斯基政府给出多么大的筹码或诱惑,估计俄方也不会再轻易相信了……

二、专家是如何看待俄乌冲突的

那么这一冲突是否会导致世界重新出现对立阵营,开启某种形式的“新冷战”?冲突又将如何影响经济全球化、世界多极化以及全球治理?美西方是否将加大遏华力度?听听专家们怎么说。

1、对立阵营会否重新出现

专家认为,当下的国际形势跟冷战时期相比不尽相同,不愿搞阵营对抗是国际社会人心所向。美西方的全球吸引力和政治影响力呈下降趋势,世界重新划分对立阵营的可能性变小。

4月7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拍摄的联合国大会乌克兰问题紧急特别会议的投票结果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张蕴岭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不具备当年冷战的历史条件,除了七国集团和欧盟等传统西方势力,世界其他国家保持中立的居大多数,不存在泾渭分明的两个对立阵营。当下发生的不是冷战时期的“谁生谁死”之争,而是俄罗斯与美西方“谁胜谁负”之争。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对记者表示,西方虽在某种程度上复制冷战时期的一些做法,但其目前的对俄政策与当时对苏联和东欧的政策有所不同。从联合国投票可以看出,目前并未形成对立阵营。他认为,短期内很难出现两个实力相当、安全上对抗的平行体系。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亚所副研究员康杰认为,美西方与俄罗斯对峙不是“新冷战”。他表示,西方对俄制裁只是霸权“群殴”,不是集团对抗,反制裁国家与反俄国家并未形成相对立的政治和军事阵营。

  康杰认为,俄乌冲突使得波兰、土耳其、日本、澳大利亚等中等强国的地区影响力和机会主义上升。

  但是,原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章百家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从目前国际形势的发展来看,不排除世界陷入一场“新冷战”的可能性,尽管这是我们不愿看到的。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一些反华势力正处心积虑地构建反华联盟。西方或多或少在用冷战思维来处理当前的国际矛盾。

2、全球化将如何演变

 专家们认为,俄乌冲突爆发后,美西方试图对俄罗斯进行孤立和围堵,但由于俄罗斯是世界主要大国之一,西方的孤立和围堵将进一步加剧逆全球化趋势,也将使联合国、世贸组织、二十国集团等全球治理机构效能降低。全球治理的区域化、集团化、碎片化将更为凸显,非西方全球治理机制面临的机遇大于挑战。

  康杰指出,美西方利用作为全球经济基础设施(如SWIFT系统)维护者的特权打压对手,实际是以国家安全逻辑压制全球化赖以维系的资本逻辑。他认为,未来全球化可能具备多重特征:一方面,以资本自由流动、生产要素全球配置、商品服务自由贸易为特征的旧全球化,仍在一定程度上得以维系;另一方面,美西方未来会更多将全球化和相互依赖关系武器化,利用全球化内在的不平衡性谋取利益。全球化在关键技术和新兴技术、数字基础设施等领域,可能回落到以国家和国家集团为主体的传统地缘经济范式。

  崔洪建认为,西方制裁俄罗斯对未来全球治理的破坏性较大,全球化或许蜕变为区域化、集团化,用政治认同和政治集团来划分经济分工,经济活动的政治属性越来越强。

  他认为,未来在传统贸易和中低层次的投资领域会保有基本的全球化属性,但在中高端产业、供应链等方面,集团化会越来越显著。

  还有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各国将竞相建设自己的经济体系和地区商业联盟,全球经济力量平衡将重新配置。

3、世界多极化如何演变

  俄乌冲突爆发前,国际局势已处于动荡变革期,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俄乌冲突爆发后,专家们普遍认为,世界的多极化趋势不可阻挡,但在发生俄乌冲突后会呈现一些新特点。

  张蕴岭指出,世界不会形成由美国完全主导的国际格局,而是呈现多样性特点。相当一部分国家脚踩多条船,不愿选边站队。欧洲国家会更抱团,但像白俄罗斯、塞尔维亚、匈牙利等国家不会倒向西方。

  康杰认为,从长期来看,世界多极化趋势不会改变。美国拼凑的对俄制裁的“大西方”只是两个传统小圈子,即北约和亚太同盟体系成员。中国、印度、巴西、南非、土耳其、沙特、墨西哥、阿根廷等二十国集团国家,除新加坡外的东盟国家,中亚、中东、非洲、拉美的广大发展中国家均未追随。

  崔洪建预判,从短期看,欧洲依然会保持欧俄能源合作与对华经贸关系,但欧洲战略自主的优先选项顺序发生变化——优先去除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加大对美国的安全依赖。

  鉴于历史的发展有很强的惯性,大国的彼此认知是相互强化和相互塑造的。崔洪建指出,中美如何相处很大程度上将决定未来全球格局的走向。如果中美缠斗不休,客观上将迫使世界走向两极对立;如果中美在窗口期斗而不破,那么世界格局走向多极化的态势就会增强。

三、印度为何执意加入“上海合作组织”?俄罗斯表示支持

俄乌冲突视频资料,印度为何执意加入上海合作社,且俄罗斯表示强烈支持

四、俄乌冲突中,中国的态度

在俄乌冲突还没有发展到战争的阶段时,美国就在国际社会上呼吁中国通过外交的手段来解决该冲突,美国的目的就是想要中国也参与到这场俄乌局势之中。随着俄乌战争朝着愈演愈烈的方向发展,美国便开始威胁中国加入制裁俄罗斯的行列,对此中方表示会始终保持中立的原则,同时也呼吁俄乌双方可以通过和平谈判的方式解决此次冲突。

中国政府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中国向来主张和平,无意于挑起纷争,中国人民不怕事也不惹事,希望美方能做出实际行动,切实改善中美两国关系。总而言之,在针对俄乌冲突的问题上,中国自始至终都不会改变原有的立场和态度。不仅如此,针对美国在各方面的挑衅,已经让中美关系受到了严重的影响,所以希望美国可以尽快认清自身的错误行为并改正。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中证网、网易号自媒体平台,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本站,谢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